诟闻地对 发表于 2020-2-24 22:10:27

年轻的爱情

一直以为,岁月的利刃会不经意地雕琢世间万物的沧桑,哪怕是再轻电卫浴镜柔的心儿!轻叩记忆的门环,再读席慕容的散文《透明的哀伤》,我却掩饰不住内心的脆弱与矜持,不禁嘤咛啜泣,在泪光婆娑中,一遍遍诠释这文字触及的凄美与生命的那些如烟花般逝去的日子真谛!<br>  心动于席慕容散文意境的的空灵!文笔的细腻!透过一朵摇曳在山坳里的小草花,能嗅到来自天堂的芳香!凝望一缕透明圆润的月辉,就能感知心中梦蓝的色彩和哀伤!<br>  月华如水般清澈,如酒般迷离!在如此美丽朦胧的视觉感受里,为何我的心儿,却会隐隐作痛?<br>  在月光的透明清澈中,分明映射了我内心的幽独,不易被人理解的心语!那种很难透明的朦胧啊!在那幽独中,我轻柔的心儿!会羞涩蝶恋花的妩媚;会谛听黑暗里叶落的轻叹;会试图拨开叶影的斑驳电卫浴镜迷离;会遥叹飞红的平凡的小岛凄美无助;俯视看得见,流云纤纤地谴倦于碧湖中;侧目听得见风曳珠帘的俏语……<br>  那种凄美灵动的感知!那种轻柔的丝缕!就像山野间摇曳的蒲公英的缠绵花絮儿!宅女的春节就像凌空飘下天使翅膀上的白色羽毛!我,轻轻地拢着,分毫不敢曳动!噢,我呼吸的气息好凝重!对她就像狂风骤雨!我,屏住呼吸,拉长心跳,不敢眨目,怕!眨目间,这絮儿这羽毛般的轻灵便飘忽不见!<br>  月儿!你便是透明澄澈了!可让这心儿的触动如何透明澄澈得了?<br>  不可说!不可说!<br>  喜欢,欣赏,心动一种事物,或者文字,或者电卫浴镜人,那种感觉!如何去说?如何去写?怕!我的语言,我的文字不够凝练,不够幽柔!不够含蓄,怕!描坏了她的精致;怕惹恼了她的静谧;怕辜负了雨中邂逅,一把伞滑落后的怅惘她的柔媚;怕语气太重,笔触太凝电卫浴镜,惊悸了这稍纵即逝的灵犀!<br>  所以啊!透明澄澈的月儿,便是学不得电卫浴镜你的光明磊落!原谅并理解世上如斯的痴傻之人吧!<br>  只能这样了:让心儿!轻轻地,轻轻地,放下来!低一点,再电卫浴镜低一点,即使卑微到尘埃!心儿,柔柔地伸展开,像,花儿,在绽放,层层地,渐次地,慢慢地氤氲,渗透,流动……花香,鸟语,蓝的天,碧的海……<br>  偷偷地,悄悄今天的流水账地,就这样沉醉吧!<br>  月儿如银盘,在这圆满的一轮清辉之中沉醉!可会感觉一丝的缺意外的喜悦憾?物质的多与寡,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何憾之有?唯人之灵魂,随肉身黑暗中摸索而来,终归随肉身向黑暗中而去!那心中不可透明的感知啊!如果那凄美的哀伤,漫漫红尘中会今生,你欠我一个承诺有另一个灵魂在感悟!不论高矮胖瘦,不论身份美丑,不论海角天涯,所有的这些,便都不重要了,电卫浴镜只是那种痴傻合电卫浴镜拍,生命之长短有所谓吗!有人感知你的感知!此生足以!<br>  人生,却是如此充满着矛盾记忆里的那抹纯洁!对立的完美!月明月圆之时,竟思忖着月浊月缺的伤感!满花绚烂时犹叹息残花的衰败凋零!欣赏着这么美丽的散文,却伴随着泪儿的潸然落下!幸福,便是欢乐与泪水同在!<br>  再美丽的事物,却不得不氤氲着一丝凄美的哀伤!&nbsp;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年轻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