衷谆帽目 发表于 2020-2-24 22:11:18

凡尘、不念

你悄悄地走了,像一片云彩,飘然无踪。一载有余,我有时感觉你很远,但又总感觉你很近。<br>  八年前,我踏上了讲台,你正好在我任教的班级。你清秀可爱,生性有些羞涩,言语不多,喜欢坐在后排。可能是和你模样吻合的缘故吧,你的字也娟秀悦目。如此平平淡淡,三年转瞬即逝,你上了初中。之后我们见面就不多了,和你相见的每一次,你都笑盈盈的,说话的声音温柔甜美,让我久久不忘。初中毕业后,你考入了县一中高中部就读。你刚上学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又遇到了你,这时你已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和我站在一起,已差不多有我高了。这次,你永不永不说再见是请假回来的,你的脸不知什么原因竟肿了起来。你说到医院查过,医生说是腮腺炎。你找了一些草药敷后,又回到学校上课了。可是没过多久,你的病情竟越发的重了。你父母都在浙江务工,他们打电话叫你去浙江检查,你长途奔忙到了浙江,医生检查后说要做手术,你和父母便回到了贵阳。你在贵医附院再次作了检查,检查的结果令人感到沉重,竟是恶别错过你的爱情性肿瘤,于是你被推上了手术台,住院一个多月水泥地上野花香。出院后,我去看你,你瘦多了,口齿也不大清晰,走路也比较迟力,听到你微弱的声音,我心里一阵痛楚。尽管你尚未完全康复,但你却坚持去上学,不远的一段路程,你走了很久,你好学的精神令我倍受感动。之后,我时常发信息鼓励你,你很感激我,我们说了很多话。后来,我说我们兄妹相称吧最后一次记(荼蘼落尽),你说好啊,那时我们都觉得很幸福。之后,我们发短信都如此相称了,但见面时,你还是叫我老师,你说叫习惯了,改不过来,我看着你那可爱的模远去的家园样,笑着说没事啊。因为耽搁了不少时间,你学习感到比较困难,但你仍然拖着虚弱的身体争分夺妙地苦读,何等坚强的一位女孩!<br>  我经常去看你,那时,你会翻开你做的试卷忆往昔之往事难回首给我看,你的作文写得不错,文字中透着纯真的情感。我们漫无边际地聊起许多往事,开心地笑着,觉得好快乐。我很牵挂你,每天都会发信息问问你,我说有你这样的妹妹很快乐,你也说有我这样的哥哥真幸福。很快就到春节了,在烟花爆竹声中,我们互发短信问候,那种莫名的感动与幸福是以往的春节所没有的。可是春节过后没多久,你的病居然复让快乐飞会儿发了,这个消息像一块巨石从高空砸在我的心上,那种细数流年,静待你的归期悲凉的痛让我黯然神伤。你父母再次从浙江回来我愿是一株小草,携你到昆明医治,但没有效果,又辗转到成都,医生检查过后,说已经错过手术的我,回来了最佳时期,你的身体已极度虚弱,不能实施手术,因为风险太大。万般无奈,你只得回到家中,四处寻求民间偏方医治,希望有奇迹发生。但渐渐地,你进食已经非常困难,我频频地去看你,每次我的心都像刀剐一般送君千里,终有一别,疼痛至极。有一次放学后,我又去看你,你的病情已很重了,我们无声地对视。在夕阳的余晖里,我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你的长发,一边默默地望着你那曾经清纯可爱的容颜,瞬间我的眼睛不禁湿润了,也在这一瞬间,我隐隐的感到了什么,许多翻江倒海的思绪在纠结着。<br> 谁是谁的程蝶衣 2011年1月18日,天非常寒冷,天空飘着雪花,一地白皑皑。也就在这个洁白无瑕的日子里,你轻轻的走了,永别了你曾经多么热爱的学校,永别了岁月,容我今生守那一抹新绿少女烂漫的梦想,永别了你爱着的世界,更永别了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br>  我多么希望这轻盈的雪由鸟儿想起花是一群来迎接你的仙女,迎接你到一个有欢声笑语的天堂。我珍藏着你的短信,当我翻看时,那一个院子里的一棵枇杷树个鲜活的文字俨然你跳动的脉搏;我珍藏着你的视频,你那微动的睫毛诉世界杯让我们家疯狂说着你永远的清秀与可爱。<br>  一堆黄土,让我凄凉,让我感到你是那般遥不可及;一种回首,让我温暖;一种珍惜,让我幸福;一种拥有,让我怀念;一种怀念,让我感到你离我很近,很近。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凡尘、不念